站内搜索:
新闻资讯

努尔·白克力:痛下决心加快煤炭行业去产能(煤炭转型升级之路系列报道之一)

发布时间: 2016年03月31日 来源:中国能源报 点击次数:292


开栏的话: 
      当前,我国煤炭行业已经步入了“需求增速放缓、过剩产能与库存消化、环境制约强化和结构调整攻坚”的“四期并存”发展阶段,以往依靠数量、速度、粗放型的发展模式已经结束,必须转向依靠质量、效益、集约型发展。
      煤炭行业亟需转型升级。但是转型升级的过程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也不会是一蹴而就的,必然伴随着种种困难与反复。
      化解过剩产能、清洁高效利用、提升安全、治理散煤、加大创新……一系列的政策措施不断推出,在实践与摸索中推动煤炭行业在转型升级的道路上不断向前。
      从本期开始,《中国能源报》将推出“煤炭转型升级之路”系列报道,与读者一起探讨煤炭行业脱困升级措施,见证煤炭行业转型升级历史。
      进入2016年,经济领域最热的词,那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最受关注的可能就是“去产能”了。在供需失衡的大背景下,化解过剩产能,重新寻得供需平衡,成为煤炭行业当前脱困的核心任务。
      两个5亿吨的目标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2月5日,国务院发布《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要求在近年来淘汰落后煤炭产能的基础上,从2016年开始用3年至5年的时间,再退出产能5亿吨左右、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
      而在国家能源局,煤炭去产能的目标则更加具体。
      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指出,从今年开始的三年内,原则上严禁新建新批煤矿项目,今年力争压掉1000处矿井,产能6000万吨。未来三年力争使煤炭产能和市场需求相匹配。国家能源局将督促各地落实中央去产能决策。
       “此外,还要严格限产和兼并重组。这一轮整合力度很大。痛下决心,否则煤炭行业产能过剩一劳永逸的解决无从谈起。”努尔·白克力说。
      除了部分省市陆续出台当地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工作方案,部分煤炭企业也设定了自己的去产能目标。
      神华副总经理李东表示,从2016年开始,神华计划主动停产、停建煤矿12处,减少产能近3000万吨/年;中煤计划2016年自产商品煤产销量8000万吨,较2015年自产商品煤销量9757万吨下降17.98%;同煤则表示“十三五”期间将关闭退出12座矿井,化解产能1255万吨;重庆能源集团未来将保持1000万吨的煤炭产能,计划关闭落后产能后只保留12对矿井。2016年,在现有情况下,煤矿出现亏损,如果扭亏无望或是安全生产不达标,两个条件具备一个则必须停产。
      尽管10亿吨的改革目标已经让整个煤炭行业“山雨欲来风满楼”,但是不同的声音仍然存在。
      研究报告认为,煤炭行业用三至五年时间直接去产能5亿吨,相当于目前产能的9%左右,仅是过剩产能中的三分之一,同时减量重组产能5 亿吨,相比于直接关停去产能,力度相对较弱。与钢铁行业一样,煤炭下游产品需求持续萎缩,对于原煤需求的成倍影响在加剧。
      相关研报还指出,煤炭需求的加速萎缩将进一步扩大产能过剩程度,政策规划去产能的执行效率和力度都低于预期。所以,煤炭这个去产能突破口行业难以达到产能利用率目标。
      保住职工饭碗
      平均年龄偏大,一般在40岁以上,大多数已失去进入新领域的竞争力;文化水平不高,所掌握的技能也过于单一;大多数都已习惯在原单位日复一日地工作,自谋职业与创业的能力较低……
       这些面临转岗分流的煤矿职工未来该如何为继,成为此次去产能的难点。
      李克强总理日前在回答彭博新闻社记者提问时强调,我们必须做到产能要去,但大量职工的饭碗不能丢,而且争取让他们拿上新饭碗。对于一时尚不能够做到的,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有能力进行妥善安置。中央已经建立了1000亿元主要用于转岗安置的专项资金,如有需要还可以增加。当然,地方政府相应配套要跟上,我们需要做到的是双赢,在去产能、促发展、稳就业之间达到一个平衡,最终在去产能的过程中,实现重化工领域的持续健康发展。
      此前,人社部公布了一组数据,此次供给侧改革将有180万职工被分流安置,其中煤炭行业约130万人。按照2015年底煤炭全行业445万人计算,此次分流人员130万约占到了煤炭全行业的30%。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称,供给侧改革职工安置过程中,除了中央财政1000亿元奖补资金外,失业保险和就业专项资金也将予以支持,同时设置了四种人员安置渠道。
      政策框架虽然刚刚隐约成型,但是市场洪流中的企业早已无法淡定。龙煤、平煤神马、陕西韩城煤业、安徽淮北矿业、河南义马煤业、山西焦煤已经陆续出台人员分流安置方案。
      市场化的时代印记
      对于很多人来说,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并不是一个新鲜词。这并不是因为近年来化解过剩产能在煤炭行业早已悄然进行着,而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同样有过一次“集中行动”。
      在首席宏观分析师华中炜看来,上世纪90年代末期过剩产能的消化路径有着很鲜明的“时代特色”。第一,使用行政手段从供给端“终止重复建设、清理过剩产能、兼并破产落后企业、下岗分流劳工”。第二,通过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对一部分破产兼并或负债过重而陷入困境的企业在银行的债权转为股权,从而降低企业资产负债率,减轻贷款利息负担,同时也达到了对银行不良贷款的剥离。第三,从需求端来看,上世纪90年代消化产能过程得益于两大新需求点:一是1998年住房制度改革启动了居住需求,二是加入世贸组织扩大了国际市场需求。
时过境迁,相同的经济图景,却有迥异的周期、结构、要素及政策取向。从周期的角度看,上世纪90年代后期之后的经济周期是一个上升周期,而2013年及其后的我国经济是一个弱周期的格局。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郑联盛博士认为,在政策框架上,如今政府的任务在改革而不在刺激,政策框架将从凯恩斯主义转向供给学派。政府的主要任务已经从十多年前维持经济高速增长逐步转变为提高增长效率及促进社会和谐发展。
      而在今年年初,李克强总理在部署“去产能”工作时就已经指出,“必须牢牢坚持改革观念,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发挥企业的主体精神,要更加注重运用市场化办法化解过剩产能。”
       短期内的强心剂
       “去产能”究竟在煤炭产业转型升级中占据何种地位?
      地位由作用决定。
      2012年以来,我国煤炭行业产能过剩态势越来越严重。目前,全国现有煤矿生产能力40亿吨左右,在建煤矿总规模约11亿吨。“十二五”期间,我国已经累计淘汰落后煤矿7250处、落后产能5.6亿吨;2015年全国淘汰落后煤矿1340处、落后产能约9000万吨,但依然面临产能严重过剩问题。
       努尔·白克力在今年两会期间明确表示,加快煤炭行业脱困步伐核心的问题是去产能。
       然而,在开始实施化解过剩产能行动之前,认识到产能过剩并承认它,同样经历了颇为艰难的过程。
      工信部原部长李毅中曾表示,几年前,工信部就已判断钢铁、煤炭产业出现了绝对性过剩,他以主抓该工作的身份到地方调研产能过剩情况,然而接待的地方官员露出畏难情绪,认为当地产能过剩情况只是暂时性的,也不严重。
       “从不承认,到全行业形成共识,这首先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去产能从过去上级命令、社会压力变成行业自身要求,自生动力,就是一种市场化。”李毅中坦言。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张宏认为,目前,煤炭行业步入了“四期并存”发展阶段,为实现行业脱困和可持续发展,去产能、降成本、补短板成为必须攻坚的难题。其中,去产能的任务是重中之重。
      同时,张宏也指出,针对我国煤炭行业资源开发与生产布局的实际情况,煤炭去产能不仅要在量上做减法,还要在调结构上下功夫,淘汰落后产能,淘汰不安全产能,淘汰产品不符合市场需要的产能,更加注重行业发展的质量和效益。
       煤炭市场专家舒大枫表达了类似的观点。舒大枫认为,煤炭行业去产能不能仅仅停留在关停煤矿这样简单的目标上。煤炭行业去产能的目标应该是优化煤炭行业。如果仅仅是把产能减下去了,而整个行业的结构未能优化,去产能的工作可能会像目前一样一轮一轮地重复持续下去,永远不可达到靠企业自身通过市场来进行自我调节的良性循环。这样一来,中央财政的这一千个亿必将会打水漂,人们会一轮又一轮地要求中央财政投入资金,煤炭行业就会成为一个无底黑洞。
      短期内限制煤炭产能的无序增长可以立竿见影地降低煤炭产量,缓解“燃眉之急”。“但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需要以煤炭行业中长期规划为抓手,将化解过剩、淘汰落后产能与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相结合起来。”张宏说。

Copyright?2003 版权所有,非经正式书面同意,不得将本站点内容转载于任何形式媒体。
站点管理机构:奇幻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您的意见或建议, 请联系: webservice@ccteg.cn谢谢!
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京ICP备05014563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000037号